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逆周期增长视角下再析“以房养老”住房反向抵押业务|宏观经济

时间:03-22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76

逆周期增长视角下再析“以房养老”住房反向抵押业务|宏观经济

文/幸福人寿副总裁常勇,幸福人寿创新业务部企划督导吕继飞,幸福人寿创新业务部以房养老办公室副处长王艳“以房养老”住房反向抵押业务完全符合中央金融工作会做好五篇大文章的会议精神,是逆周期增长框架下促消费、化存量、防风险、稳保障的重要工具。因此,积极推动保险机构参与“以房养老”业务,是实现养老金保障体系的供给侧升级,体现金融业“人民性”长期使命的重要抓手。2023年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指出:做好包括普惠金融、养老金融在内的五篇大文章,建立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长效机制,促进金融与房地产良性循环。其中,养老保障问题越发突出、养老金融需求日益凸显。亟须高度关注银发群体的刚性需求,在完善养老金融市场、丰富养老金融产品和服务方面建立健全养老金融体系,深入推进养老金融发展。在现有的金融服务体系中,“以房养老”住房反向抵押业务(以下简称以房养老)高度契合会议精神。“以房养老”优化国民资产配置,释放内需潜力,拉动边际消费倾向(MPC)经济增长靠“三驾马车”的拉动。党的十八大就明确指出,要把消费作为拉动经济的核心。近年来,国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续稳步提高, 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消费领域增速却相对缓慢。特别是2020年开始,国民人均消费支出出现了较大程度的下跌,其增速明显低于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且差距在逐步拉大。虽然在2023年第一季度到第二季度期间国民消费倾向有所恢复,但节奏明显偏缓,短期内波动较大。除了疫情影响,边际消费倾向递减是导致消费提升迟滞的重要因素。其中最核心的影响因素是国民对未来生活品质有更高的预期;但由于收入来源单一、人均负债较大、低流动性资产占比过高,导致国民普遍增加现金储备,抑制消费需求。由于总消费与社会保障体系线性相关,随着三支柱的养老金体系逐步完善,特别是以房养老业务如果能够得到有效推广,社会总消费可能会进一步走高。根据社科院调查数据,我国家庭户均总资产在2020年就已达到317.9万元,但流动性较差的房地产资产占比却超过65%。另外,到2022年我国家庭户均净资产仅为30.4万元,国民人均负债高达14.7万元,人均可支配收入仅有0.33万元/月。这也就是说,我们的国民是一种“房产富、现金穷、负债高”的状态。面对养老这一显形刚需,国民不得不压制消费,进行养老储备。由于养老现金流需要“安全、稳定、可持续”的特性,从供给侧角度来说,能提供完全符合上述需求的金融产品,除了社保以外,国民可选择空间并不多。而“以房养老”业务不但能够满足养老金“安全、稳定、可持续”的特点,且属于后端付费的模式,既满足了国民的远期养老需求,又释放了当期的现金压力,极大地优化了国民家庭资产配置与现金流,非常有利于拉升边际消费倾向(MPC)。到2022年,我国国民已拥有住房14.9亿间,约合4.5亿套;构成了大规模推广“以房养老”业务的物理基础。以为客户提供人均8000元/月养老金测算,在消费者前端至少可以释放出人均15000元/年的保费成本。按照生命消费周期理论反推,释放出的保费成本必然有相当一部分变为实际的当期消费。保守估算,假设全国仅有1000万套房屋投保“以房养老”产品,释放出的保费成本中只有50%转化为消费需求,那么一年就有1500亿元被释放出来,这是非常可观的。假如“以房养老”产品能够成为系统性的养老金补充资产,同时满足国民远期刚需与当期家庭现金流优化需求,按照消费生命周期理论推理,会对当期的消费产生正向牵引作用。通过“以房养老”补充健全“三支柱”框架,优化供给侧体系,推动居家养老体系构建,实现双向增长加快养老金体系结构化改革,特别是健全第三支柱产品体系刻不容缓。在中国全部养老金资产中,第一支柱养老金占据了绝大部分,第二支柱占比相对较小,而第三支柱占全部养老金资产的比重几乎为零。我国社会基本养老保险的覆盖人数2022年达到10.53亿人;第二支柱企业年金与职业年金的参与人数虽然也逐年提升,但目前覆盖人群仍十分有限。2022年全国企业年金的参与人数仅有3010万人,不足第一支柱的3%。因此,绝大多数中国国民当前仅有第一支柱的退休收入保障。从微观层面来说,养老金替代率水平决定了个人养老的品质优劣,世界银行建议养老金替代率不应低于70%,而国内目前的替代率仅为40%左右。第三支柱养老金产品供给侧较为单薄,是导致养老金替代率水平较低的重要原因。现有第三支柱中明显缺少广覆盖、高灵活、前端成本低的产品补充。而“以房养老”独特的产品形态则可以很好地弥补上述问题,能够起到健全“第三支柱”框架的积极作用。从我国国民养老观念出发,构建围绕“以房养老”为核心的养老年金支付+居家适老化服务+养老医疗服务+健康管理产业链,可以针对性地解决国民养老金替代率困境,也更符合国民的养老传统。此外,养老年金支付+居家适老化服务+养老医疗服务+健康管理产业链具有更多维度的价值深挖空间。保险公司应依托“以房养老”业务转换角色定位,成为资金支付商。围绕“以房养老”客户建立整体方案+组块化采购方式,实行智能管家、生活管家、医疗管家、康养管家订制化服务包模式。反向整合医疗、居住、护理、食品、娱乐等诸多服务场景,建立一站式居家养老解决方案。在实体经济维度,以房养老为核心的产业链建立在深挖存量基础上的新型增量,是以存量房屋为锚来盘活资金、打通服务的新业态。一方面,该产业链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存量房屋去“库存化”,激励国民践行“房住不炒”的大政方针;另一方面,通过存量资产变现产生的现金流,必然会流向上下游联动的“医健康养”实体产业,实现GDP与就业的双提高。在保险行业维度,我国人均 GDP 及可支配收入水平不高,且住房、医疗、教育成本高企,制约了低频、持有周期长的商业保险购买意愿及购买力。但“以房养老”为核心的产业链在无需前端支付成本的前提下,极大地解决了个人养老规划问题,使得国民对保险的接受度更高,将驱动国民在当期购买其他的相关保险产品,分散其他家庭风险,客观上有利于保险密度和深度的拉升......付费¥5阅读全文文章来源丨《清华金融评论》2024年3月刊总第124期本文编辑丨周茗一责编丨丁开艳、兰银帆初审丨徐兰英终审丨张伟Review of Past Articles -0102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