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韩国“女王”,落入30亿元杀猪盘

时间:02-2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59

韩国“女王”,落入30亿元杀猪盘

南贤熙看见的全清祖,不是真正的全清祖……作者:于冰“南贤熙,快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凌晨1点,大门外传来沉重的砸门声。南贤熙躲在房间里,堵住耳朵,不想听见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门外是南贤熙的未婚夫,全清祖。不过,更准确地说,那人是她的未婚“妻”。·南贤熙(左)和全清祖全清祖自称是男性,但实则是一名通过变性手术成为“男性”的女性。此人曾因诈骗案吃过官司、蹲过监狱,在刑满释放后又四处诈骗,在短短的8个月内就骗得近30亿韩元(约合1626万元人民币)。就在上周,韩国首尔东部地方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全清祖12年有期徒刑。有名的韩国“孝女”现年43岁的南贤熙是韩国第一位获得奥运会奖牌的女子击剑运动员,她曾在2008北京奥运会获得银牌,2012伦敦奥运会获得铜牌,在韩国有着“击剑女王”的称号。·南贤熙然而,这些成绩得来不易。南贤熙在初一时进入校田径队,虽然是队里最矮的学生,却有着惊人的弹跳力,常在跳远体测中得第一名,体育老师就把她推荐到了校击剑队。很快,南贤熙在击剑的天赋显现出来。升入初三后,她几乎收获全韩初中学生击剑比赛的金牌,到高一时可以击败高三的学姐。然而,南贤熙始终无法突破发育关,身高一直在1.54米。因为她手脚都比较小,买不到合身的装备,只能把击剑的手柄磨短一些以适合自己的手型。最小码的击剑专用鞋子对她来说还是很大,就在脚上多穿2—3层的袜子,或者垫上厚鞋垫。让她最害怕的是对未来的恐惧。父亲以做生意为由向高利贷借钱,结果血本无归,南贤熙只好眼睁睁看着放债的人把家搬空,她还差点因此放弃击剑。好在,她战胜了恐惧,也坚持了下来,不仅在许多国际赛事上获得了金牌,还用奖金替父亲还清了债务。南贤熙曾在一次采访中流着泪说:“我是长女,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不想让家人生活在眼泪中,既然我有能力,那就竭尽所能的去帮助他们。”这些话感动了韩国人,南贤熙也为韩国有名的“孝女”。或许是因为学生时代的辛苦生活,南贤熙一直有个“家”的梦想。2011年,南贤熙与比自己小5岁的自行车运动员孔孝石结婚,并于2013年生下一个女儿。他们经常出现在家庭类综艺节目中,人们对南贤熙的印象一直都很好。·南贤熙一家三口。2019年,南贤熙正式退役,过上了相夫教子的生活。但她内心还是无法割舍对击剑的热爱,在2020年6月开设了南贤熙国际击剑学院。因为有着南贤熙这个金字招牌,许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争相把孩子送到学院学习击剑,但仅有少数人可以上到南贤熙的课。同时,这里也招收成人学员,南贤熙会为高级会员授课。被蒙蔽双眼的女王2023年1月9日,一辆进口豪华车停在击剑学院的门口,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从车里出来,并在保镖的簇拥下走进学院。对方自我介绍,“我叫全清祖。不久后,我要参加一场击剑比赛,对手是我的一个客户,他学了很久的击剑。我很想赢他,听说您是全韩国最好的击剑教练,所以想向您学习”。·全清祖一直由保镖保护。当天,南贤熙就为全清祖上了一对一的VIP课程。整节课里,全清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南贤熙,还不时地关心她:“你不觉得辛苦吗?”“我们一起歇歇吧。”授课结束,全清祖主动请击剑学院的师生们吃了披萨。“她看起来很年轻,也很体贴他人。”全清祖给南贤熙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几天后,他们又上了第二次课。课间休息时,全清祖递给南贤熙一个信封,说:“你有时间的话可以看看,不用很快答复我。”信封里装的是有关击剑学院的商业计划。南贤熙在看过之后觉得很符合自己的职业规划,她正想把击剑学院进行扩张,但一直毫无进展。而据她了解,全清祖是韩国最大的赌博业者天堂集团董事长的私生女,过去一直在美国生活,曾是一位马术运动员,后来因伤病退役,现在是一家全球IT公司的高管兼大股东,还在韩国和其他国家开展艺术活动,有着51万亿韩元(约合2759亿元人民币)的身家。·全清祖在其座驾里。南贤熙想,“如果我拒绝这个计划,那我就太傻了。以后还可以为我的后辈们提供很大的帮助”。于是,她与全清祖达成共同运营击剑学院的计划。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击剑学院,上课、聊未来的规划,也会去其他城市谈合作,出行的代步工具都是豪华进口车和私人飞机,人们对全清祖都是其毕恭毕敬的。南贤熙常收到全清祖送的礼物,全球限量Dior手表、精致的珍珠耳环、价值近千万韩元的精品包,进口豪华车。·南贤熙常在网上晒奢侈品,其实都是全清祖送给她的礼物。渐渐地,南贤熙与全清祖之间超过师徒关系。一天晚上,南贤熙收到了全清祖的告白:“你有礼貌、善良、冷静,有克服困难的力量,你的一切都很接近我的理想型。你有丈夫和孩子,但是我可以等你。我已经做了变性手术,后续还有几次手术要做。一切都会变好的……”全清祖的这番话,打动了南贤熙。回到首尔后,南贤熙向丈夫以性格不合为由,提出了离婚。2023年7月,南贤熙和丈夫共同发表离婚声明,女儿归女方所有。与全清祖在一起后,南贤熙搬进了全首尔最昂贵的豪宅,月租金可达3000万韩元(约合16万元人民币),邻居都是韩国顶级明星和财阀家族。他们还经常一起出国旅游,所有的开销都由全清祖支付。·南贤熙和全清祖一起到国外旅游。体贴入微的财阀男朋友,无条件的接受自己,全清祖的一切都让南贤熙很满意,她也接受了对方的求婚。可南贤熙看见的全清祖,不是真正的全清祖。奇怪的事情也从此时开始接连发生。逢场作戏的诈骗犯订婚之后,全清祖似乎很着急举办婚礼,急于向外界介绍自己,还安排了一场特别的采访。2023年10月,某韩国媒体发布了《击剑女王与小15岁男性的恋爱故事》的文章,文中详细披露了南贤熙与全清祖从合伙人到灵魂伴侣的恋爱故事,公开了他们即将在2024年1月举行婚礼的消息。·南贤熙(左)和全清祖。文章发布后没多久,南贤熙发现自己“怀孕了”。不过,她没有去医院做检查,而是让全清祖帮她做验孕测试后才得知自己怀孕,但测试的整个过程她自己并未看到。全清祖还告诉她,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是在家安胎,学院的事情就全权交给自己。不仅如此,南贤熙还接到多个陌生来电,对方称自己被全清祖骗了很多钱。全清祖却告诉她,那些都是骚扰电话,不用理会。与此同时,警方也开始接到一些自称是受害者的报案,称全清祖是金融诈骗犯。有媒体对全清祖进行跟踪调查,竟挖出了不少猛料。原来,全清祖并不是什么财阀家族的私生女,父亲曾是一家烤肉店老板,后来因盗窃罪和诈骗罪入狱,母亲开过酒吧,在市场卖过衣服。高中时,全清祖在一所马术学校的驯马专业读书,但因校暴问题被退学,此后就一直靠欺诈度日,逢人便称自己是马术运动员,所以需要很多的钱去养马和练习。·学生时代的全清祖。一位男性受害者说,全清祖与他交往没多久就称自己怀孕了,要了几千万韩元去拿掉孩子;有受害者说,全清祖称自己是天堂集团董事长的“私生子”,即将被家族公开认领,并接手家族生意,受害者可以为自己做秘书,但要先转8000万韩元(约合43万元人民币);全清祖告诉一位受害者,要开一间礼仪培训学院,但手上没有资金,希望可以借用受害者的名字贷款……就这样,全清祖用一个又一个谎言骗了许多人,一旦拿到钱,就立即消失,仿佛不存在过这个世界,受害者只能吃哑巴亏。待风头过去了,全清祖又继续行骗。有媒体统计,全清祖此前从7名受害者身上骗取了约3亿韩元(约合162万元人民币),2020年12月因诈骗罪被判入狱2年零3个月。在监狱服刑期间,全清祖还通过交笔友的方式与一位正在服刑的男性交往,进行了婚姻登记。2022年8月,韩国总统在光复节(韩国国庆日)发布特赦令,全清祖因此提前出狱。没想到,出狱后的全清祖重操旧业,并将诈骗目标锁定在了南贤熙的身上。全清祖先是故意接近南贤熙,骗取其好感和信任后,再借用南贤熙的名义去和他人谈合作骗钱。在短短的8个月内,全清祖骗到了近30亿韩元(约合1623万元人民币)。而那些钱全被全清祖挥霍一空。·南贤熙(右)和全清祖起初,南贤熙不相信媒体的披露和受害者的证言,躲在和全清祖一起住的豪宅里,连母亲和女儿也不见。直到一家媒体带着南贤熙的母亲和警察,在豪宅附近蹲守多天,才等到她开门。当南贤熙看到所有的证据,以及警察掌握的多位受害者的证词,才如梦初醒,发现自己被骗了。全清祖的一切信息都是假的,甚至连南贤熙怀孕的消息也是全清祖编造的。2023年11月3日,韩国警方以涉嫌诈骗为由,对全清祖进行抓捕。而这距离那篇独家专访发布才过了12天。南贤熙的遭遇令人同情,更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世界冠军竟会被一个骗子搞得团团转。她在一次电台采访中痛哭,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但韩国舆论并不买她的账。韩国网友普遍认为,用成年人的思维仔细辨析就会发现全清祖的谎言有许多漏洞,南贤熙不仅未对其拆穿,还收受全清祖用赃款买的奢侈品,出国旅游,根本就是诈骗案的同谋。在韩国生活多年的林女士告诉记者,韩国社会常有金融诈骗案发生,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家喻户晓的明星,都是诈骗犯们的目标。诈骗犯们用所谓的金融项目或合作书去骗取受害者的信任,称这是“只有内部人士才知道的秘密投资机会”,一旦收到钱就消失。近些年,随着虚拟货币等新金融产品的兴起,诈骗犯们的手段也变得狡猾了。此外,韩国舆论认为,司法部门对诈骗犯的判罚力度过轻更是让诈骗犯们有恃无恐,即便不还赃款,在牢里待几年就能出来,到时候再去行骗。有媒体统计,韩国诈骗案已占到整体犯罪案件的12.5%。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韩国的诈骗犯罪率排名前列。连韩国网友都在吐槽,“我们正在被扣上‘诈骗大国’这顶不光彩的帽子”。监制:张建魁主编:许陈静编审:凌云(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加微信“HQRW2H”了解细则。欢迎大家投稿和提供新闻线索,可发至邮箱tougao@hqrw.com.cn。)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